中餐菜谱
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炖肉的做法 > 正文内容

季羡林思念家乡的文章

来源:中餐菜谱   时间: 2019-04-17

  季羡林,是中国著名的国学大师,一生写下了很多文章,其中也有不少关于思念故乡的,这些文章主要是在欧洲时期写下。下面是学习啦小编为大家整理的季羡林思念家乡的文章的相关资料,供您参考!

  悠悠故乡情

  在故乡,季老虽然仅仅生活了短短的六年,但他始终眷恋着故土。他在国内外的大城市里住了几十年,曾游历过祖国大江南北的名山胜地,也曾飞抵世界上三十多个国家,饱览过那里的旖旎风光,但心里割舍不下的仍是自己故乡的普通小村。而且,星转斗移,日月更替,季老对故乡的感情越来越深,越来越浓。

  季老无时无刻不在思念故乡。从离开故乡到去济南上小学、中学,再到去北京上大学,去德国留学,再到返回祖国执教北京大学,在这漫长的岁月中,季老总是牵挂着家乡的父老乡亲,对故乡的思念从未停止过。刚到德国哥廷根不久的一天,他在日记里写道:"我现在还真是想家,想故国,想故国里的朋友。我有时想得不能忍耐。"他在1989年11月写的《月是故乡明》一篇散文中,用在世界上不同国家、不同环境下看到的月亮,同故乡的月亮做了比较,他说:"看到它们,我立刻就想到我故乡中那个苇坑上面和水中的那个小月亮。对比之下,无论如何我也感到,这些广阔世界的大月亮,万万比不上我那心爱的小月亮。不管我离开我的故乡多少万里,我的心立刻就飞来了。我的小月亮,我永远忘不掉你?选"季老忘不掉的,岂止是故乡的"小月亮",他也忘不掉小时候在故乡喝过的绿豆小米稀饭,忘不掉家乡的红枣,忘不掉经常偷偷给他半个白面馒头的大奶奶,忘不掉曾在一块儿玩耍的小伙伴杨狗和哑叭小,忘不掉带着他到地里拾麦子的宁大婶、宁大姑,忘不掉教他认了几个字的启蒙老师马景恭……当然他更忘不掉埋在故乡黄土里的母亲?选他在《人间第一爱》这篇短文中写道:"我一生走遍了大半个地球,不管到了什么地方,也不管是花前月下,只要想到我那可怜的母亲,眼泪便立即潸潸涌出。一直到了今天,我已是望九之年,还常有夜里梦见母亲哭着醒来的情况。"其实,故乡里的一草一木,小时候认识的每一个人和知道的每一件事,他都忘不掉,这些经常出现在他的梦中和他写的优美散文中。

  季老真诚地关心自己的故乡。他对故乡的穷困忧心如焚,他也对故乡的每一点进步和每一件美好的事物由衷地赞美。他知道,建国以前故乡是山东省最穷的一个县中的最穷的小村,这种状况即使到了70年代也没有根本改变。他曾经说过:"一想到自己的家乡的穷困,一想到中国农民癫痫中医治疗办法之多之穷,我就忧从中来,想不出什么办法,让他们很快地富裕起来。我为此不知经历了多少不眠之夜。"(见《还乡十记》)他经常向见到的临清人打听故乡的收成情况。季老在1975年1月19日写给我的信中说:"我们家乡收成又不好,颇为忧心。"在散文《听雨》中写道:"农民最高希望是多打粮食。天一旱,就威胁着庄稼的生长。即使我长期住在城里,下雨一少,我就望云霓,自谓焦急之情,决不下于农民。北方春天,十年九旱。今年似乎又旱得邪行。我天天听天气预报,时时观察天上的云气。忧心如焚,徒唤奈何。"他看见天旱就为故乡人民着急,他听见下雨就心旷神怡,他说:"我是乞借春雨护禾苗。"(见《喜雨》)季老就是这样,时时刻刻关心着家乡的收成,日日夜夜企盼着故乡人民尽快富裕起来。

  1982年9月,季老回到了故乡。当他看到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以后的故乡人民"陡然富了起来","浓烈的幸福之感油然传遍了全身",他情不自禁地写道,"我觉得自己的家乡从来没有这样可爱过","我真觉得,我的家乡是非常可爱的。"他还对故乡的一棵五样松大加赞美,认为一棵松树上同时长出五种不同的叶子,过去不但没有见过,而且也没有听说过。他对故乡的烹调技术也由衷地赞叹:"我生平第一次品尝了同时端上来的六个汤,汤汤滋味不同。同行者无不啧啧称奇,认为这是在任何地方都没有见到过的。"他总结说,这次回故乡,"真是闻所未闻,见所未见;所见所闻,触目快意。"(以上引文见《还乡十记》)季老真正是因故乡之忧而忧,为故乡之喜而喜。而从这一忧一喜中,我们不是可以深切地感受到季老心中那一份浓浓的乡情吗?芽

  季老不仅热爱自己的故乡,而且尽其所能为故乡出力,做了许多有意义的事情。

  季老与临清宝塔

  1997年8月,经过省和国家专家组的联合评审验收,临清人民盼望已久的舍利宝塔的修复工作终于完成了。

  建于明代中期的临清舍利宝塔,位于临清市区西北部的卫运河畔,塔高六十一米,九级八面,为砖木结构楼阁式建筑,通体近乎垂直,盔形顶,整个建筑淳厚大方,巍峨壮观,是京杭大运河上四大名塔之一,为山东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由于年久失修,出现了塔体倾斜、局部开裂等险情,塔外各层檐口也残损严重,塔内楼层全部坍毁,已无法往上登攀。

  1991年9月23日,季老同全国各地的专家学者一行二十余人,在聊城参加"傅斯年学术研讨会"之后,又来到临清参观名胜古迹。市委、市政府委托我出面接待。当时我正任分管文教工作的副市长,对临清古去哪个医院治疗癫痫好塔的维修,也曾多方面争取过,但一直没有成功。在陪同专家学者参观临清舍利宝塔时,我突然想到:如果季老出面说话,国家文物局能否破例拨款修塔呢?芽我知道这件事做起来很难,因为临清宝塔是省保单位,不在国家文物局的直接管辖范围。最后,我抱着试一试的态度,把自己的想法向季老提了出来。季老当时想了一想,对我说:"要办这件事,你们先要准备好材料,比如目前塔的毁坏情况,要修复需要的资金等。材料准备好了,先给我送去。"当时我十分高兴,我知道季老是答应帮助说话了。

  送走季老和各地专家学者之后,我立即向市委、市政府主要领导同志做了汇报。他们认为这是一个难得的机遇,要我责成市文化局抓紧准备有关材料。1991年10月下旬,我和市文化局的同志到北京大学给季老送材料。见了面,季老告诉我,他回北京以后,立即给胡乔木同志写了一封信,并微笑着复述了信的内容:"我这次回故乡临清,当地的党政领导向我提出临清舍利宝塔的修复事宜。我是一介书生,两袖清风,心有余而力不足,没有办法,只好求您帮忙说话了。"听了季老的一番话,我深受感动。我知道,季老一生从来"不愿意麻烦人",更"不善于求人",但为了保护家乡的文物古迹,为了满足家乡人民的要求,这一次竟破了例?选

  1992年1月15日,季老写信给我,并附有国家文物局给胡乔木同志答复的复印件。季老在信中说:"国家文物局已有答复给我和胡乔木同志,现复印转上。因为你们给国家文物局的报告已转去,他们可能也已给你们同样的答复,看来问题已经不大了。关键在省文物局,不知你们认识不认识那里的人,如有熟人,则可以拿着文物局给乔木的信去催问一下。一旦经费有了着落,我可以在北京请专家来临清,察看佛塔。我的女婿是中央建工部的建筑基础专家,佛塔倾斜,正是他的本行,我可以让他去看一看,定出施工方案。我很高兴,你们为桑梓之邦保护文物的热心总算有了一点结果,正如你告诉我的,你们能办成此事,也可以说是在你们任内可以无愧于心了。"

  距上一封信仅仅九天,季老又给我写来一封信。信中说:"前上一函,并附国家文物局致胡乔木同志的信,想已收到,不知结果如何?芽"可见季老时刻在牵挂着家乡修塔之事。不久,国家文物局派著名专家来临清实地考察宝塔,并随后由国家文物局邀请,天津大学古建筑研究所的技术人员来临清具体测绘,搞维修方案。我把这一情况写信告诉了季老。1992年10月14日季老给我来信,又谈到修塔之事:"修复舍利宝塔,总算迈出了第一步,可喜可贺。但是在中国办成一件事并不容易,这你我都有经验。不幸胡乔木同志患癌症逝世患上了癫痫病的患者应该要怎么治疗呢?,这对我们不利。待将来提出预算后,如遇到困难,我还可以想别的办法,找别的有力的人出来说话。"从这一段话中,可以看到季老对家乡人民的深情厚谊。

  季老为临清舍利宝塔的修复立了关键性的一功,立了大功?

  每个人都有个故乡,人人的故乡都有个月亮。人人都爱自己故乡的月亮。事情大概就是这个样子。

  但是,如果只有孤零零一个月亮,未免显得有点孤单。因此,在中国古诗文中,月亮总有什么东西当陪衬,最多的是山和水,什么“山高月小”,“三潭印月”等等,不可胜数。

  我的故乡是在山东西北部大平原上。我小的时候,从来没有见过山,也不知山为何物。我曾幻想,山大概是一个圆而粗的柱子吧,顶天立地,好不威风。以后到了济南,才见到山,恍然大悟:原来山是这个样子呀!因此,我在故乡里望月,从来不同山联系。像苏东坡说的“月出于东山之上,徘徊于斗牛之间”,完全是我无法想像的。

  至于水,我的故乡小村却大大地有。几个小苇坑占了小村一多半。在我这个小孩子眼中,虽不能像洞庭湖“八月湖水”那样有气派,但也颇有一点烟波浩渺之势。到了夏天,黄昏以后,我在坑边的场院里躺在地上,数天上的星星。有时候在古柳下面点起篝火,然后上树一摇,成群的知了飞落下来,比白天用嚼烂的麦粒去粘要容易得多。我天天晚上乐此不疲,天天盼望黄昏早早来临。

  到了更晚的时候,我走到坑边,抬头看到晴空一轮明月,清光四溢,与水里的那个月亮相映成趣。我当时虽然还不懂什么叫诗兴,但也顾而乐之,心中油然有什么东西在萌动。有时候在坑边玩很久,才回家睡觉。在梦中见到两个月亮叠在一起。清光更加晶莹澄澈。第二天一早起来,到坑边苇子丛里去捡鸭子下的蛋,白白地一闪光,手伸向水中,一摸就是一个蛋。此时更是乐不可支了。

  我只在故乡呆了六年,以后就离乡背井漂泊天涯。在济南住了十多年,在北京度过四年,又回到济南呆了一年,然后在欧洲住了十一年,重又回到北京,到现在已经十多年了。在这期间,我曾到过世界上将进三十个国家,我看过许许多多的月亮。在风光旖旎的瑞士莱芒湖上,在平沙无垠的非洲大沙漠中,在碧波万顷的大海中,在巍峨雄奇的高山上,我都看到过月亮。这些月亮应该说都是美妙绝伦的,我都异常喜欢。但是,看到他们,我立刻就想到我故乡中那个苇坑上面和水中的那个小月亮。对比之下,无论如何我也感到,这些广阔世界的大月亮,万万比不上我那心爱的小月亮。不管我离开我的故乡多少万里,我的心立刻就飞来了。我的小月亮癫痫能否治愈,我永远忘不掉你!

  我现在已经年近耄耋,住的朗润园胜地。夸大一点说,此地有茂林修竹,绿水环流,还有几座土山,点缀其间。风光无疑是绝妙的。前几年,我从庐山休养回来,一个同在庐山休养的老朋友来看我。他看到这样的风光,慨然说:“你住在这样的好地方,还到庐山去干嘛呢!”可见朗润园给人印象之深。此地既然有山,有水,有树,有花,有鸟,每逢望夜,一轮当空,月光闪耀于碧波之上,上下空,一碧数顷,而且荷香远溢,宿鸟幽鸣,真不能不说是赏月胜地。荷塘月色的奇景,就在我的窗外。不管是谁来到这里,难道还能不顾而乐之吗?

  然而,每值这样的良辰美景,我想到的仍然是故乡苇坑里的那个平凡的小月亮。见月思乡,已经成为我经常的经历。思乡之病,说不上是苦是乐,其中有追忆,有惆怅,有留恋,有惋惜。流光如逝,时不再来。在微苦中实有甜美在。

  月是故乡明,我什么时候能够再看到我故乡的月亮呀!我怅望南天,心飞向故里。

  看过“季羡林思念家乡的文章”的人还看了:

1.

2.

3.

4.

5.

6.

北京军海癫痫医院
推荐阅读
本类最新

© ys.vmzcc.com  中餐菜谱    版权所有  京ICP备12007688号-2